历史数据
澳门赌场网>彩票结果>hac沙龙会员|芝加哥的“大豆子”变粉色了?没想到背后还有一段江湖恩怨……

hac沙龙会员|芝加哥的“大豆子”变粉色了?没想到背后还有一段江湖恩怨……

2019-12-23 21:14:09 阅读量:3017 作责:匿名

hac沙龙会员|芝加哥的“大豆子”变粉色了?没想到背后还有一段江湖恩怨……

hac沙龙会员,去芝加哥旅行,一定会去千禧公园看这颗不锈钢“豆子”。

图/穷游er 我的id是yolanda

它的正式名称叫做“云门 cloud gate”,是英国艺术家安尼什·卡珀尔(anish kapoor)的作品。虽然2006年才揭幕,不算历史悠久,但已然成为芝加哥当之无愧的地标。

除了吐槽它长得像豆子或者腰子以外,还曾经被国外网友大规模恶搞——

2017年有人在脸书上创建了一个活动:用玻璃清洁剂(windex)擦豆子。

图/timeout.com

豆子上确实会积累灰尘,而且每天会被游客摸、留下指纹。所以据说“豆子”每天都会被擦两到三次,每年还会进行两次高压冲洗和打蜡护理。

而脸书上这次活动并不是真的召集志愿者去做清洁,只是为了搞笑。没想到大家还越玩越嗨:

擦豆子之前,“把豆子涂成黑色,这样他们就不能擦了。”

图/timeout.com

涂黑豆子之前,“先打个底,这样涂起来更方便。”

图/timeout.com

即便涂黑了,可以用松节油洗掉。

图/boredpanda.com

但另一帮人决定,再上一层亮油,就不容易被洗掉了。

图/timeout.com

还有更加欢脱的。回归豆子的本质——

给豆子浇水,让它长出巨型豆茎,符合童话的设定:

图/timeout.com

往豆子上浇豆子:

图/timeout.com

或者浇意面酱:

图/timeout.com

烤豆子,炸豆子,发挥美国黑暗料理的专长。

图/timeout.com

把豆子换成憨豆先生,他们的英文名都是“bean”。

图/timeout.com

闪亮的不锈钢和流线造型充满科幻感,也让芝加哥群众脑洞大开。

有人说,应该让豆子回到密歇根湖,再大喊一声“你自由了!”

图/timeout.com

也有人说,给豆子充氦气,放归宇宙吧。

图/timeout.com

更有残忍的人类,想要把豆子肢解。

图/timeout.com

总之,这场恶搞活动持续了几个月,大家玩得很开心的样子。但恶搞的背后,其实暗藏着艺术圈对作者安尼什·卡珀尔的不满和嘲讽。

图/artreport.com

因为这位看起来很有气质的大叔,曾经干过一件不太厚道的事情:

有种叫做vantablack的黑色颜料,是世界上最黑的黑,可以吸收99.96%的光,如果涂在立体的物体上,会使之看起来像黑色的平面。2015年问世后,全世界的艺术家非常激动,准备用这种黑洞一般的黑色搞点大事。

vvantablack生产方的演示图。图/twistedsifter.com

安尼什·卡珀尔却在此时杀出来,一举买下vantablack的所有权,成为全世界唯一能合法将这种材料用于艺术创作的人。

垄断ventablack后的炫耀帖。图/instagram - dirty_corner,安尼什·卡珀尔的个人instagram

他用vantablack做了一件艺术装置《下沉》,北京红砖美术馆正在展出(2019年4月7日结束),进门的黑色池子就是了。图/thisiscolossal.com - galleria continua, ph. ela bialkowska oknostudio.

艺术家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。christian furr在采访中说:“从未听说过任何艺术家可以垄断某种材料。历史上的伟大艺术家们都对纯黑色情有独钟:透纳、马奈、戈雅……我们都应该有权利使用这种颜料,不能只属于一个人。”

纽约的艺术媒体hyperallergic在愚人节当天编了一则像模像样的假新闻,说安尼什·卡珀尔把云门涂成了人类已知最黑的黑。

图/hyperallergic.com

艺术家斯图尔特(stuart semple)看不惯有钱人为所欲为的霸道作风,和安尼什·卡珀尔认真地抬杠:

他发明了一种最粉的粉色颜料,所有人都可以买,就是不卖给安尼什·卡珀尔。在购买时必须证明你不是安尼什·卡珀尔,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并承诺不会转卖给他。

亚马逊上可以购买,只要$8.99,注意购买时的声明。图/amazon.com

但安尼什·卡珀尔还是“非法”买到了最粉的粉色,在instagram上发照片挑衅。

图/instagram - dirty_corner

作为反击,斯图尔特做了一种叫“钻石之尘”(diamond dust)的“全世界最闪“的闪粉,是用透明玻璃磨成的粉,所以也比较锋利,如果像安尼什·卡珀尔在照片里那样把手指伸进去,会划伤皮肤。隐晦地表达他对安尼什·卡珀尔竖中指的不满。

同样有“苛刻的”购买条件。图/stuartsemple.com

同时,他也自行开发了另一个版本的“最黑的黑”,在视觉效果上和vantablack没有太大差别,而且价格更便宜,使用更安全。这种颜料当然也只能卖给安尼什·卡珀尔以外的人。

图/stuartsemple.com

对安尼什·卡珀尔最著名的作品下手,也是反击的一部分。

“把豆子涂成’最粉的粉色‘,烦死安尼什·卡珀尔。”

图/knowyourmeme.com

斯图尔特本人也创建了一个活动:在卡珀尔生日之际,邀请大家涂上最粉色的口红去亲吻大豆子。“有些人表现得像个无赖,是因为缺爱。而我们将一起帮他解决!”

图/facebook.com

安尼什·卡珀尔作为艺术圈大佬,上次发竖中指照片已经算得上是“放下身段”了。而面对斯图尔特的穷追不舍,他只向媒体表示“会带领律师团上法庭告他”。但最后也不了了之。

当然,以上所有活动都只限于“纸上谈兵”,大豆子从来没有真的被涂过颜色。但围绕豆子及其作者的这场大战,用某位艺术家的话说“像两个孩子在幼儿园抢颜料”,却成为当代艺术圈的经典八卦。下次去看这座“云门”,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慨吧。